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Eilly时间:2015年02月06日 10:51
分享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Olivier Theyskens

 

时尚头条网独家报道:Olivier Theyskens,这位从大学肄业来自比利时37岁的设计师,在被其称为“沉闷时刻”的时尚圈于1992年创立其设计师品牌。之后五年醉心创作品牌设计,在执掌Nina Ricci前曾任Rocha设计总监。

 

四年半以前,Theyskens加入总部位于纽约的品牌Theory,并于同年六月因个人因素离开品牌——其中包括花三个月时间为其朋友设计制作婚纱。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Theyskens' Theory Spring Summer 2011

 

时至今日,年轻设计师们都妄图追寻他的脚步,他确信在其起步前互联网让其同辈设计师很难被人注意到。“时尚圈的专业度在图片和网络传播中不堪重负,以致于很难获得关注。”Theyskens如是说。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Rochas Fall Winter 2005/2006

 

作为解决过度饱和的方法,他建议那些对时尚感兴趣的学生们,理应在这个行业追寻其他的领域。

 

“他们不必一定要做设计师”,他说,“他们没有意识到在这个行业各个方面都可以找到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其实可以成为了不起的经销商,厉害的销售人员,可以成为公关,或是在许多工作室里工作。”

 

Theyskens为在时尚界无偿实习的学生申辩,他们应该明白公司和个人责任的重要性,但也警告学生们不应因兴趣爱好无偿工作。

 

“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盘桓周而往复地单一的实习,他们不是受害者,必须负担起自己生活和其转变的责任,并作出抉择。”

 

( 以下姓名皆用简称, Dan Hawarth为DH,Olivier Theyskens为OT )

 

DH: 能阐叙一下你的背景吗?

 

OT: 我大约17岁就开始我的设计,在我的设计生涯有许多且各异的人生篇章。在布鲁塞尔拥有了自己的品牌,之后搬往巴黎任Rochas和Nina Ricci设计总监,接着又去了纽约为Theory做设计,四个月后的六月离开品牌。出生以来,就沉溺于装扮和时尚,想当然的造就了我。在布鲁塞尔上了两年学后退学即刻便创办了我的个人品牌,那个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独立完成,开始时的确非常小,很快衬上秀场音乐走上巴黎时装周的舞台。

 

DH: 在离开Theory后,现在将致力于做什么?

 

OT: 在六月我才离开Theory。曾承诺一位女性朋友做一件裙子,她希望得到一条梦幻的婚纱。我曾和工作室成员通力合作完成过类似的礼服,但这一次想我独立完成它。花了三个月制作完成着实够戗。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Olivier Theyskens Spring Summer 1998

 

DH: 你认为时装设计师应保有手工工艺吗?

 

OT: 取决很细微。时装总在寻找创新和未来,但如果你只是在这样的建筑 [ Zaha Hadid设计的首尔东大门广场 ] 以多种形态天衣无缝的展现时装,两季后,依旧按此方式展示只会让人倍感无聊。老时装屋的时装需要老办法使用缜密的裁缝技术。对我来说时装带回旧的东西和面料以各种方式复兴,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我则会将一些旧的东西和新的元素融合。我想,当这些手工技艺涉及到定制,便毫无神奇可言,它可以高度创新,也可以用来进一步完善制造商所完成的服装。

 

DH: [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谈话 ] Rem Koolhass谈到他作为一个建筑师,从时尚界学到很多,建筑学上是否有什么值得时装学习的地方吗?

 

OT: 当然,许多时装设计师在开始设计时装前都接受过建筑学之类的教育。当把我的作品聚积起来,我也差不多也算得上是建筑师。在小时候,曾将椅子搭成模型和玩立方体,我愿意花时间构建这些东西,我喜欢这样。我想我们有很多共同点,用一种方式结合材料折叠聚构创造。我不是建筑师,因为我热爱人的身体,可以以极度感性的方式将东西附着在身体上。致力雌雄同体、高度女性化以及极具男性阳刚美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向来热爱舞蹈,也喜欢身体,这就是为什么执迷与时装,又耽溺审美学和人体美。但我也爱建筑,像爱设计一般,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有一天,我可能会开启一条家具线,那会是我会乐意去做的。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Nina Ricci Fall Winter 2007/2008

 

DH: 时尚产业依赖于实习,你认为他们有用或有价值吗?

 

OT: 某些人去做实习会有好处,我曾见过一些在我这里工作的实习生,学到很多东西,当等他们离开后肯定有人会录用他们。对许多学生来说,重要的是不要一味盘桓做实习工作,他们不是受害者,但必须对自己的人生和转变负责并作出选择。但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解决方法。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辅助和帮助那些正在开启事业和职业生涯的大部分人,在同时他们也应当面对现实。我每一季都愿意接纳一批实习生尽量在最短时间留住他们,并足够提供他们在这里能学到所需要的专业知识,之后他们去寻求其他工作,或者我们应当录用他们。如果有实习生呆在公司六个月,我也应该有职业道德。如果满意他们的工作,就理应尝试录用他并给他们一个真正的工作。

 

现实情况是,在时尚界里的公司着实需要一定量的员工,但我们不能有过于庞大的团队,因为团队总在不断发展壮大,实习生在某些特定活动中会给予至关重要的帮助。我认为他们都明白,也很乐意呆在这里,他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们会突然需要帮助。个人来说,当我退学时曾想“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带走了自己的画作——在还是青少年时就有一大堆的想法并将它们绘制出来,那些对包袋和眼镜的想法。——直到去了Jean Paul Gaultier巴黎的工作室,有人告诉我应该留下这些作品回去等电话,但我想“我不能离开这里”,脑中装满成千上万的想法,我以为会冒险却又不想冒险。带着作品回到了布鲁塞尔并决定不会做一个实习生,但之后发现我并没有为某些方面做好准备 ——我不确定能在实习中学习到——但有很多关于职业生涯的职责仍需学习。不完全确定如何面对和掌控它们。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Nellie Diamond's wedding dress by Olivier Theyskens, 2014

 

DH: 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建立自己的公司有什么样的感受?

 

OT: 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不知道是否是如今最好的方向。没有太多资金,曾想应当将花在学校的的费用用来做我的设计。小时候祖母为我收集了很多小布料,有很多东西可供赋玩。直到开始用现有的东西做时装系列,执行后发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所以我无法接受任何订单,但用那些设计证明了我自己。做了一个独特的秀,所有人都来帮忙,模特也免费站台,在那时获得了很多支持,Face Magazine和Isabella Blow看到我的作品并将它们刊登在<Sunday Times>的封面,早期的时装刚做完就有一群不可思议的人决定拍摄它们。

 

我承认非常迅速,人们来到展示在小陈列室用古董面料完成的第一场秀,第一位进来的是Barney`s 的首席买手,她不敢相信我承诺会在季后为他们提供货品但目前不会销售任何设计。这让我争取到一点时间去会见工厂,说服他们在延迟付款的前提下为我工作,我找到了那样的方法,没有财政上的合作伙伴,这非常棘手,工作压力非常巨大,但必须寻求一个途径解决。

 

DH: 为什么你决定离开Theory?

 

OT: 我在Theory呆了四年半,也很想了解这一领域的产业:要怎样设计让人接受的时装和更好系统地整合产品。在这个世界里,对这方面的理解是至关重要的。当开始为Theory工作感到我的作用是不一样的,不只是像艺术总监一般只会说“我想要做黄色或者橙色。”更像是作为合作伙伴扩大规模让品牌上升到另一高度。直到第四年我觉得我们做到了从这方面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在Theory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而品牌在过去五年中在中端市场领域惊人的发展着,新品牌和其它品牌活跃的配饰线在设计命题中竞争对抗,许多品牌手巴黎时装设计的影响启发,几乎都抄袭了巴黎秀上的作品。

 

保持Theory和自身完整且真实的创作设计的作品和质量,是极有意思的挑战,竞争激烈的行业里,销售给不完全懂时尚的顾客,也不全然知道这些商品是是从其他设计谪攫而来,而这些或许就是藏在产品背后的版权道德。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Study for Nellie Diamond's wedding dress by Olivier Theyskens, 2014

 

DH: 以你的经验之谈,能给现在开始创建公司和品牌的年轻设计师的一些建议吗?

 

OT: 我很欢迎这样的问题,但我想不能以这样的答案回答两次,尤其在如今,有许多过剩的新品牌,如果在我起步时代入这种观点,我认为之所以人民支持我是因为在1994至1998年间是沉闷时刻,那时没有新的设计师出现,我同Raf Simons几乎同时起步,紧随其后的是Jeremy Scott,有一个新鲜的团体出现,人们突然为此感到兴奋。

 

现在每一季的时装周,都会出现十个或十二个新品牌的名字,我认为这很可怕。如果某个人真的有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发光发热——倘若在今日足够强大。与此同时,许多品牌都缺乏准备,他们和其他新品牌将陷入艰难的困境。

 

DH: 所以是应当为行业过度饱和担忧?

 

OT: 的确饱和了。在纽约时装周期间,当你在年轻设计师的秀中仅有三分之一的看客,的确很艰难。我知道有些公关公司告诉年轻设计师们“你应该举办一场秀”,他们将投入所有资金给予支持,结果却是没有丝毫影响力,出现的的是那些不能去看更好秀的人。的确艰难,所以我认为年轻设计师应当寻找合适的和更专业的支持来做秀,在你起步时应该要更为专业才行。当然,如果同我起步时比较,那时没有互联网,当我想展示我的设计,却下载不了图片。画好图纸做好五十份作品然后寄到我熟悉的的巴黎公关公司那里,问他们“我应该把这些图片发给哪些时尚界最重要的五十个人?”Suzy Menkes、Isabella Blow等人最终收到了这些作品,而这类事在今天是不可能发生的,时尚圈的专业度在图片和网站中已不堪重负,再要获得他们注意已是非常困难的。

 

Olivier Theyskens:时尚产业已经饱和
Olivier Theyskens Spring Summer 2002

 

DH: 有可以解决的途径吗?

 

OT: 如果我身处在这样的处境,可能还呆在学校里。你必须展现你是极为优秀,足够强大,裁构服装的能力能被专业人士认可,但你也必须确信这些都是你的能力,你力所能及的。

 

DH: 你认为明智的学生在位品牌工作应该意识到这些?

 

OT: 当然,但同样每一个毕业季学校也是很困难的。学生没有意识到不同领域的行业,他们都可发挥自己的长处,有一些人为我实习过,他们成为厉害的人才,制作令人惊叹的图片,或开放为巴黎的时装陈列装饰的等业务。许多热爱时尚的孩子可以成为成功的经销商,了不起的销售员,公关或者在许多工作室工作,不一定要成为设计师,这取决于每一个人,如果他们有内容需要表现。

 

今天逛完学校后,不由想到Louis Wilson,在今年去中央圣马丁做一个演讲前早些时候去拜访她,她抱怨现在的学生没胆量大胆创新,所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么无聊,我知道她是一位严谨的人所以她应该是认真的。她说太多学生来自优渥的成长环境肆以为可以在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她又说她课堂中最具创意的学生也许会将壳或者树集成一个系列,却无法成长。缺乏我曾在上世纪九零年代酷哥们儿的那种胆魄,她也说这些东西理应被动摇。

 

我不确信这条信则是否可靠,也许有几分可信。但当你开始就势必动摇一切——你不一定要离经叛道,但所做的一切必须要能打动人,让被你吸引的人们试图了解并存在于他或她的内心,这必将会是一个惊人的未来。

 

如需爆料或申请报道请联系时尚头条网编辑部,邮箱地址:LADYMAX1@126.com 

 

版权声明:本文为时尚头条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及作者,否则一经发现,必将追究 !



更多NinaRicci   Theory   Rocha   OlivierTheyskens   的资讯
Gigi Hadid 登 W Korea 杂志封面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