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来源:卢曦采访手记责任编辑:Rita时间:2014年04月18日 11:47
分享

LADYMAX时尚网报道:2011年10月采访蒋琼耳的时候,她的孩子若一刚刚足岁。过去的一年,琼耳同时在养育着两个孩子——若一和上下。琼耳在家中和这个胖嘟嘟的混血儿若一用上海话交流。在这个上海话饱受非议的年代,琼耳坚定地说:“我们要把上海话传承下去。”

 

琼耳一边在教这个可爱的小生命正在消失的语言,另一边,她决心通过上下这个新诞生的品牌把几乎要失传的中国手工艺继续传承下去。同时做两个孩子的母亲使得琼耳在生育之后的一年中,脸颊迅速地消瘦下去。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因为,无论哪一边,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据投资研究机构里昂证券亚太市场一份新报告,中国有望在2020年之前成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为了迎接具有超强购物力的中国人,法国香榭里大街上的奢侈品商店中专门配备了会讲中文的店员。在中国凡是新开张的奢侈品门店中,都可以望见挤满门店,指着商品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的中国客人。30年来,经济逐渐富足的国人尽管对于欧洲真正的奢侈品精神了解甚少,却对于欧洲奢侈品大牌的名称可以信口拈来,并以拥有为荣。在金融危机的世道下,几乎每个奢侈品的掌门人提到“中国”两字时都会展露笑颜。

 

据贝恩咨询数据,2013年中国国籍奢侈品消费已经世界第一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然而这一切仿佛又与中国人无关。

 

当家族经营不善的PRADA得知自己的股份被一个中国人间接收购并有可能成为控股股东的时候,将他希望获得的余下股权的报价提高了一倍多。当联想收购IBM之后,柳传志认为中国制造不能支撑高科技品牌,所以在海外的传播中一直回避中国品牌这个背景。

 

这一切说明,“中国”二字在国际市场上与奢侈品品牌无关,充其量只是代工厂和山寨的代名词。这简直是比《哈姆雷特》还要悲剧的故事,但却又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第一批进行奢侈消费的消费者已经有十余年的“买手”经验,当这批人看完了所有的品牌之后,莫名的狂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喜好以及对品牌内涵的理解。

 

“我们发现5年前开始,一部分的中国人、亚洲人开始有一个欲望,希望回归到自己的文化中。”上下的CEO兼艺术总监蒋琼耳告诉记者。

 

被国际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收购之后的上海滩不能不算是一个成功的“中国奢侈品”案例。“上海滩”擅长于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大量运用刺绣、包边、盘扣等中国传统服饰的特点,最有名的是改良式现代旗袍、唐装和马褂,浓郁的中国情调让其很快受到了国际时尚人士的关注。但事实上,“上海滩”早已离开“上海”很远了。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上海滩”的设计师团队,没有一个中国人,分别来自巴黎、罗马、伦敦、纽约,用全球视角,发现符合奢侈品消费者爱好的产品。

 

然而,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的一份调查显示,随着中国消费者财富的增加以及品牌意识增强,中国料将在五至七年内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市场,而当一个地区的奢侈品市场成熟后,自然会由模仿走向自我创造,诞生出属于自己的原创奢侈品牌。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东西交融

 

上下的诞生之初,看似并没有一个主打系列。紫檀、羊绒毡、竹编、薄胎瓷、手织羊绒、玉和玛瑙,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事实上,把这些串联在一起的是一个事物——茶道——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茶道时,上好的茶具是必须,此外还需要配有舒服的家具以及服饰以静心宁神,由此衍生出了一系列的创作作品。而新一年的主题是“人与自然”。就此衍生出一张将设计与高科技相容的茶桌,以及一张在结构和工艺细节的处理上精确到一丝一毫,因而极为细腻敏感,细微的风吹草动,甚至呼吸和心跳,都会让它轻微地晃动。

 

这张摇椅的诞生花了九个多月,好比又是一次生命的孕育。紫檀木的主体,中间部分是很细的藤编。椅子的摇动频率会根据坐在上面的人的气息来调整。“这是这个家具的灵魂。”蒋琼耳说。为了研究这个平衡感以及支撑力,琼耳了团队耗费了数年。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琼耳的设计团队中大部分都是中国人,但也都留过学的。“都还是要接触过中西文化的,双重底蕴很重要。设计师不可能自己井底之蛙,你要都看过,但又不能跟着西方人。”蒋琼耳说。琼耳并不着急开店。对于她来说,最难的是寻找正在消失的手工艺的匠人。

 

琼耳为上下的诞生筹备了四年,这四年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寻访大师,学习收手艺。在商业社会看来,只要是听到爱马仕的名字就会蜂拥而上,然而在深山僻壤的大师对于爱马仕或许不知,或许也不在乎,他们要的是心灵的契合。

 

“这跟钱又超越了。”琼耳说,“你需要他真正地认同我们的价值观,才可以上船。”

 

对蒋琼耳来说,寻找匠人的路稍稍比他人容易一些。因为她的父亲是上海博物馆的设计师,通过博物馆的介绍,琼耳找到了很多散落在民间的高水平手工艺人。琼耳拎着上海蛋糕就去师傅家。“第一次去根本不用多谈。第一次去是拜师傅学习,先尊重他,向他学习,拜他为老师。”琼耳从小就拜师著名的国画大师程十发,对于拜师的形式了然于心。

 

在中国古时候,是没有设计师和工匠之分,人和脑都是一体,而在现代,这两者被分开了。让“人、物、艺”三者融为一体是另一个难题。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冲撞也是会有的。有些手工艺的老师习惯了自己传统的做法。比如上下的薄胎瓷需要用1200度的高温烧成,而传统的工艺只用800度。匠人有时会不理解:“为什么要那么高?用800度烧成功率不是更高吗?”

 

为了解决“脑”和“手”之间的差异,琼耳把匠人和设计师都汇聚到了上下的设计中心来。有的工艺一起待六个月,有的工艺一起待一个月,就是为了在那个时间段设计师和匠人能够在脑和手上有一个非常高密度的交流

 

蒋琼耳在解释『上下』名字的由来的时候说到,世间万物都会有轮回,有上有下。“中国的传统手工艺现在是下的,但总有一天会上去。”琼耳的匠人团队年纪大多在60到70岁左右,尽管有一些孩子也想接班,但是由于收入的限制,中国手工艺的传承并不乐观。

 

“没有一个稳定的商业平台,只靠单纯的传承中国传统手工艺肯定是传不下去。只有当一个稳定的、高端的商业平台来支撑的时候,这个水才流的起来,好的手工艺才能传下去。”蒋琼耳说。

 

时间最奢侈

 

不论做了再充分的准备,第一个吃大闸蟹的人终究还是不知道成功的商业模型在哪里。犹如先锋一般,需要慢慢摸索。

 

上下更是遇到了一个好的父亲,不仅富有经验,且财力雄厚。爱马仕集团对于奢侈品的态度和手工艺的执着使得其成为金融危机中唯一一家股票不跌反升的企业。对一个100多年的家族品牌,爱马仕完全能理解一个品牌需要多少时间去出生,培植,以及对传统手工艺的尊重。

 

爱马仕近5年股价趋势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所以真正珍贵的,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时间。目前为止我们一直说‘To take enough time to do SHANGXIA well.’这个世界上谁会跟你说不急,很少的,所以上下找到爱马仕这样的爸也是上下的福气。”蒋琼耳感叹。

 

在与爱马仕和合作之前,琼耳经营过自己的工作室。这次合作中,琼耳也有自己的股份。琼耳找到了原欧莱雅中国高档化妆品部的总裁的朗菲成先生(Philippe Lamy)来担任COO,以帮助上下更好地进行规范的商业运作。上下是个有独特性的品牌,致力于传承中国传统手工艺并将其引入当代生活,从悠久的历史与文化中汲取灵感,创作高品质的家居及生活物品,品牌在不断的学习摸索中成长“我们今天在创造一个新的事物,所以没有一个市场调查可以来适宜为你服务的。这是一个新方向。”蒋琼耳说。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在上下的作品中,找不到当下奢侈品品牌中流行的中国元素,龙、凤、牡丹一概没有,上下的作品中只留下了中国的“神”——通过传统的中国手工艺和现代设计的结合。

 

要做出这样的“神”需要的也是时间的沉淀,“逼着一个大师把竹编的茶具给我赶出来,一个礼拜赶一百套,那就不要做了,没意思的,最后出来的东西没有人要的。”蒋琼耳说,“所谓的奢侈品其实就是时间和情感,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就不要玩奢侈,因为你急不出来的。”  

上下设计师蒋琼耳:爱马仕的耐心 

对于中国奢侈品品牌的崛起,并不是靠政府的帮助和中国元素的注入便能成功。“我觉得很难,中国缺的不是钱,而是耐心。”蒋琼耳说。“如果有中国奢侈品牌崛起,不论是中国企业做的还是外国企业做,除了有经济能力,还要能够有精神上能达到一定的理解能力。”

 

“我觉得他们做的事情是非常棒的,也希望他们能够成功。他们的回报期可能会慢一点,但我认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持续地坚持做他们该做的事情。” 摩立特集团合伙人唐仕敦对记者说。“可能在十年之后,人们会说他们是先锋,有超前的意识进入了中国高端时尚产业以及奢侈品产业。并且到那个时候,他们在商业上也会获得成功。”

 

“在前期,是不能以经济利益为第一的。”蒋琼耳说,“上下这个品牌是放在一百年两百年的时间隧道里去看。当你用这个生命长度去看的时候,对你来讲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即使十年也只不过是100年里的十分之一。”(完)

 

爆料投稿请联系LADYMAX时尚网编辑部:LADYMAX1@126.com



更多爱马仕   设计师   上下   蒋琼耳   的资讯
Gigi Hadid 登 W Korea 杂志封面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